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中国医药产业洗牌时代即将来临!8000字长文解析2018医药产业投资

时间:2018-12-24 17:00 作者:未知
 

 

 

 


本文转载自“E药经理人”,作者刘子晨。“冷,真冷。”在撰写2018年中国医药产业投融资年报期间,《医药界》?E药经理人无数次从投资人口中听到这样的声音。相较于2017年仍然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的场面,2018年尾几乎所有的医药行业投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股肃杀之意。谨慎与紧张的情绪从二级市场传递至一级市场,又从投资机构蔓延至各家公司。一时间,焦虑成为了行业最普遍的心态。募资难,是让整个中国医药投融资市场感知这一轮寒意的最直接原因。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回顾与展望》显示,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不管是新募集基金数量还是募资总额都呈大幅下滑之势。2018年前三季度,市场上新募集基金共计2098支,平均每个月233支,而这一数字在2017年为297支,下降比例超20%;募集总额则为5839.26亿元,同比下降比例更是高达57.1%,尚不足去年半数。显然,2018年并不算是一个太平的年份。首先是持续低迷的宏观经济环境。国家统计局2018年10月19日发布的一组主要经济数据表明,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仅为6.5%,创近十年来新低;二级市场也是一片紧张的情绪在蔓延,股权质押平仓、资金链断裂等成为了难破之局,一二级市场倒挂的预言已经一语成谶;就连一向出手阔绰的地方政府如今也多地陷入债务危机之中,此前竞相成立的引导基金大部分偃旗息鼓,纾困基金悄然浮出水面;而备受关注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在2018年4月正式落地后,更是直接对全行业募资砍上了致命一刀。2018年同样也是黑天鹅事件频发的一年。首先是中美贸易战的冲突升级,继而是震惊全国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的爆发,最近的一起则是备受争议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在方源资本合伙人吕明方看来,“如果说中国医疗健康产业长期来看还是一个春天的话,那么在今年大量不确定性事件频繁爆发的背后,确实市场是群体性焦虑的。”但可喜的是,尽管寒意已经被明确的感知到,募资困难的形势从目前来看还尚未直接传递至2018年医药行业的投融资市场中。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所有的投资案例中,归属于“生物技术/医疗健康”类的投资共有830起,投资金额共计为559.12亿元。2017年前11个月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008起和771.66亿元。不管是投资的数量还是金额,实际上速度都还尚未放缓。在夏尔巴投资创始合伙人、君联资本原董事总经理蔡大庆看来,这说明医药产业的抗周期性仍然存在。“不管环境如何变化,每年三四百万肿瘤新增的患者没办法减少。这种刚性的需求是医疗健康领域不同于其他行业的一个长期因素。”也正因此,蔡大庆在一定程度上仍然保持乐观,“说不定这两年投的项目,到最后回报最好。”此外,据《医药界》?E药经理人获悉,此前药品审评中心的几位首席科学家目前已陆续离开原工作岗位,而新的去向之一,便是投资机构。中国的医药投融资领域,又进来一份新鲜力量。但不管怎么说,凛冬显然即将正式来临。来自投资人的普遍观点是,2018年的这一轮募资难,将会在2019年显现的淋漓尽致,洗牌将会是中国医药投融资市场中的下一个关键词。在这一年动荡的尾声中,我们再次做出五个关于当下及未来的判断:第一,到2019年一季度末,预计共会有10家左右的内地生物创新药企在香港挂牌;第二,未来两年时间内,一批生物医药创业公司会倒下,其中可能包括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公司;第三,产品层面的交易以及公司层面的并购接下来将会密集进行;第四,投资市场将大幅洗牌,一批投资机构会就此蛰伏;第五,创新药仍然会是医药投融资最重要的投资主线,全球新、中美双报等将会是追捧热点。募:强者恒强 对于投资机构而言,2018年最显著的一个特点是两极分化。绝大部分机构,在2018年的募资情况都难以称得上理想。关键的影响点之一,在于《资管新规》的发布。2018年4月27日,《资管新规》正式落地执行。“对于整个VC/PE的募资来说,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德同资本合伙人兼北京总经理许谦对《医药界》?E药经理人表示,“《资管新规》的出台,首先导致了对银行资金监管的加强,而实际上包括信托、政府引导基金在内的多种资金都会涉及到银行配资,所以整个资金面都很紧张,包括上市公司也受到影响。”尤其是对于早期募资来说,这种影响体现得更为明显。清科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资管新规》发布近半年时间,相较于2017年同期,2018年前三季度早期市场募集资金数量仅为46支,同比下降54.5%,募集金额则为54.38亿元,同比下降比例达57.3%。尽管2018年7月20日《〈资管新规〉实施细则》在过渡期方面给出了宽限,但募资形式依然严峻。没募到钱的,自然是一片哀鸿之声。但实际上这种紧张的态势却不是第一次在行业中出现。“这至少是第二次行业中出现因为募资难而带来整个行业的洗牌。”坤元资产合伙人周鋆回忆,第一次因为募、投、退困难而出现的洗牌应该是在2012年左右,当年的起因是来自美国的经济危机以及全球经济形势大幅波动、创业板效应减弱以及IPO发行速度放缓。其带来的结果是投资阶段的调整:一批投资机构选择往更早的方向去投,当时的说法是“VC天使化、PE VC化”;另一批投资机构则是往成熟并购的方向去做。而这一轮调整的直接影响,则是投资机构之间的两极分化。“简单来说,今年资金流向的选择性更强。”周鋆告诉《医药界》?E药经理人,作为母基金,坤元资产今年的感受同样明显。“首先是投资机构手里新增资金量大幅减少。今年我们选择合作的投资机构,基本上都是在行业中排名前20,也就是常说的白马机构,这些机构成熟,有品牌,关键是有成功案例,因此资金向这些投资机构的聚集越来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强者恒强基本上是一个必然会出现的局面。“2018年上半年,德同资本完成三期人民币基金首轮封闭,在募资过程中我们深切体会到,对于有业绩、有品牌、有团队的专项医疗健康基金来说,或者对于一些老牌的VC/PE来说,来自宏观环境的影响可能就小一些。而从长期来看,经过一轮洗牌把不专业的机构洗掉,对于这些比较强的机构来说,一定程度上也是好事。”许谦表示。而除了资金明确流向头部机构之外,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人民币基金与外币基金的募资也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面貌。尽管从整体上来看,人民币基金仍然占据着绝对优势地位: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人民币基金共有2085支,规模超5100亿元;外币基金则为13支,规模则在700亿元左右。但从募资难度上来看,外币基金受到的影响明显比人民币基金要小。在远毅资本合伙人杨瑞荣看来,这和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不同的资金来源有密切关系。“美元基金基本上还是以机构为主,比如各个大学、教育基金、养老基金等,这种来源一来非常稳定。二来此前几年大部分投中国的LP都赚了钱,所以继续投中国的意愿比较强。而人民币基金的资金来源则既包括政府背景或市场化的母基金,也包括上市公司、产业基金、高净值个人等等,相对来说受国内政策变动影响会更大一些。”“今天我们做生物技术、健康医疗,其实还是倾向于美元基金。科创板未来不知道是什么变化,但想在纳斯达克和香港上市,没有美元基金上不了。”在一场医药产业投资人论坛中,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如此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