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1个肾脏救了2个人:二次移植手术实现了人体器官的“循环利用”

时间:2018-05-15 07:42 作者:未知
 

 

 


图片来源:Wouter Tulp本文转载自“科研圈”,撰文 Sarah Zhang,翻译 玉玺,审校 阿金,编辑 魏潇。这颗肾脏两年前第一次从一名 17 岁女孩的体内移植到一名 20 出头的男孩体内。但天有不测风云,男孩前不久于车祸中去世了。博伊斯将成为它的第三位主人。她愿意接受么?博伊斯已经接受了 9 年半的透析治疗,在移植患者名单上也苦等多时。“我想,我已经 69 岁了。我下一次等到这样的机会又是什么时候?我真的感觉我再也等不到一颗肾脏了。”她回忆道。因此她做出了肯定的答复。很快,她坐上了从拉斯维加斯前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罗纳德·里根医学中心的飞机,维尔将在那里为她进行手术。
维迪斯·博伊斯接受了一颗原本移植在贝托·马尔多纳多身上的肾脏,照片上贝托的姐姐和母亲站在前排。杰弗里·维尔主持了这场移植手术。图片来源:UCLA Health博伊斯抓住了这次机会,因为她不想变成那 13 个人中的一员——据统计,每天约有 13 名患者还没有等到合适的肾源,便溘然离世。美国肾移植患者等待名单上约有 10 万人,但每年仅有 1 万 7 千人能够接受肾移植。面对这些冰冷残酷的统计数据,医生们曾尝试使用各种方法扩大肾源——不再仅仅追求来自年轻捐献者的肾源,也开始接受年长者的捐献;此外,除了从脑死亡患者那里获取器官以外,心源性死亡捐献者的器官也被纳入了考虑范围。但是,再次使用先前移植过的器官,这一方案却鲜有人考虑。“大家都太教条了,”维尔说,“重复移植一颗肾脏几乎成为了一种禁忌。”被二次利用的肾脏当然,不这么做是有道理的。“这类肾脏经受了多轮损伤。”耶鲁大学的肾病学家兼美国移植学会的干事理查德·弗米加说。他列举了如下可能损伤肾脏的因素:最初供体的死亡、冷冻保存、肾脏植入患者体内时造成的再灌注损伤,免疫抑制剂对肾脏的损伤,以及二次供体的死亡、再次冷冻保存、再次移植时造成的再灌注损伤。“这么折腾下来很少有肾脏能够满足移植的条件。”他说。但维尔表示,这次的情况很特殊,这颗肾脏看起来状态不错。最初的捐献者很年轻,是一名健康的女孩儿,并且第二位捐献者的肌酐酸水平很正常。在博伊斯同意之后,维尔就立刻亲自出马来完成这次肾脏移植手术。然而,他又碰上了另一项挑战。当患者接受移植时,新的肾脏通常会被移植到骨盆的髂窝处,与那里为腿部供血的髂血管缝合在一起。一段时间后,随着伤口的修复,瘢痕组织也会生长起来。为了确保能把肾脏“缝”进博伊斯的身体里,维尔不仅把肾脏从二次捐献者的身体内取出,还一并取出了与之相连的一段髂血管。这就意味着,博伊斯体内将会有一套来自两位捐献者的身体组织:来自 17 岁女孩的肾脏,以及来自一名年轻男孩的髂血管。
普通的肾移植示意图。图片来源:Mayo Clinic无证可循?维尔曾经只施行过两次肾脏二次移植手术,加上这次,迄今为止他总共完成了三例此类手术。《美国移植学杂志》的一项研究表明,自 1988 年到 2014 年,全美共有 38 例肾脏二次移植手术,26 例肝脏二次移植手术和 3 例心脏二次移植手术。但是,《美国移植学杂志》的研究给出的案例太少了,不能用来比较二次利用器官和普通移植器官间的差异。数项研究都只记载了成功的案例——也许这能反映出文章发表带有一定的偏向性——人们只愿报道成功的案例。一项跟踪调查证明:一名接受二次肾脏移植的患者,在手术 14 年后,依然“身体健康”。而另一项研究的情况比较棘手:第二位接受移植的患者从前一位患者那里感染了耐药病毒,后者用尽各种药物后还是不幸离世。“经历了千难万险,幸好最终第二位患者的预后不错。”该研究的作者普拉迪普·卡丹比说道。就“为他提供一颗二次移植的肾脏”这件事上,“我们觉得自己做了正确的事。”个案研究毕竟不是临床试验。“我认为真正拖后腿的,是器官再利用的移植手术确实太少见了,因此很难构建临床试验。”亚历山卓·卢戈说,他在 2015 年发表了一篇个案研究,对一颗二次移植的肾脏进行了长达 10 年的跟踪调查。这也就意味着,和普通的肾脏移植手术相比,这些病例并没有很好的数据可供分析。耶鲁大学的肾病学家弗米加这样表示:“现在关于肾脏二次移植的研究,其严谨程度远远没有达到所谓的科学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