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中国病毒追踪者:2万头猪因蝙蝠暴亡,爆发地在首例非典附近

时间:2018-04-09 08:15 作者:未知
 

本站与支付宝合作,在支付宝APP顶部搜索 1270280
可以领取大额支付宝现金红包,可用于消费,最大99元。

 

 


本文转载自“澎湃新闻”。相关人员针对这些死猪检测了所有已知的病毒后,均显示为阴性,这让人开始意识到:或许是一种未知的新疫情已经到来。与此同时,养猪场附近发现有蝙蝠出没,它们飞翔在上空,对猪场“投下”粪便,然后飞回栖息地。而栖息地或许正位于猪场附近的山丘里。这则新疫情最后的破解者是中国SARS病毒的源头攻克团队。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是团队负责人之一, “我们通过这项工作想提示一下,无论是养殖业还是公共卫生,我们都要提前去预防由这些野生动物传到人类社会的这些病原,完全可以避免传染病的大规模爆发。”石正丽等人在2005年曾在菊头蝠身上找到了和SARS病毒相似的冠状病毒,并于当年将成果刊发于《科学》。2017年,石正丽等人终于在13年之后,在云南昆明地区一个小山洞里的蝙蝠身上发现了SARS病毒所有基因组成,基本完成了对SARS病毒的溯源工作。而此前一度被认为是SARS“罪魁祸首”的果子狸实际上只是中间宿主,并非病毒源头。破解最新这一疫情的成果于北京时间4月5日凌晨在线发表在顶级学术期刊《自然》。论文的并列第一作者、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周鹏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们通过高通量测序后发现,这是一种新的病毒,和来源于蝙蝠的HKU2官网病毒有95%的同源性,大家才意识到,这可能真的是来源于蝙蝠的一种病毒。”值得一提的是,得益于此前十余年的SARS研究,该成果前后只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通讯作者之一、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新发突发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王林发提到,“这得益于大合作。”王林发表示,任何单独一个组都无法快速完成这所有的工作。除石正丽、王林发,该论文的通讯作者还包括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Peter Daszak、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童贻刚、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学学院马静云。4个养猪场爆发疫情2016年10月28日起,广东清远的一处养猪场开始爆发致命的猪疫情。随后,在距离该养猪场20-150千米范围内的另外3个农场中也相继爆发了该疫情。截至2017年5月2日,差不多半年时间内,该疫情共计导致了4个养猪场中24693头仔猪的死亡。在A农场里,2月份出生的仔猪有64%最终病死。而最先爆发疫情的养猪场此前已经因猪流行性腹泻病毒爆发过疫情。论文中提到,最初在死猪的肠里发现PEDV病毒,然而2017年1月12日之后,小死猪的肠里再也检测不到PEDV。尽管死猪在急速增加,“但检测了所有已知的病毒,显示全部都是阴性的。”周鹏提到。这些信息都在提示,这次疫情爆发是一种新的疾病。这一新的疫情最终被命名为猪急性腹泻综合征。该疫情的临床症状和其他已知的肠道冠状病毒引起的疫情相似,包括急性腹泻、急性呕吐。刚出生的仔猪在这场疫情面前尤其脆弱,出生5天以内的仔猪会因体重快速下降而在发病2-4天后即死亡。相比之下,随着仔猪逐渐长大,存活几率会大增。5天或更小仔猪发病后的死亡率高达90%,在8天或更大的仔猪身上,这一死亡率就可下降到5%。同样感染病毒的母猪生存几率则更大一些,只会表现出轻微腹泻,大多在2天后即恢复。论文中提到,疫情已经减弱。研究人员用将生病母猪和仔猪从猪群中隔离出来等措施来控制疫情。SADS冠状病毒导致疫情基于SADS是一种未知病毒引起的新疫情这点假设,研究团队开始正式解谜。研究团队从患病仔猪小肠中收集样本,用高通量测序技术来进行宏基因组学分析。最终发现,SADS冠状病毒和蝙蝠冠状病毒HKU2序列匹配。通过重新组装,研究团队获得了27173bp的SADS冠状病毒基因,和HKU2冠状病毒有95%的序列一致性。HKU2首先发现于香港和广东的中华菊头蝠中。研究团队发现,在4个养猪场的急性病仔猪和母猪身上均检测到了SADS冠状病毒,在恢复或健康的猪身上则没有,在附近没有SADS迹象的养猪场里也没有检测到。回顾性PCR分析显示,在PEDV爆发的时候,A农场里还同时存在SADS冠状病毒,该农场里于2016年12月提取的第一个样本表现出SADS冠状病毒强阳性。但从2017年1月中旬开始,SADS冠状病毒成为了病猪里检测到的主要病毒。研究团队认为,在PEDV感染完全检测不到后出现了仔猪的大规模死亡这一事实,暗示是SADS冠状病毒引起了猪的致命感染,是那些大规模疫情爆发的真正原因,PEDV则不是直接因素。在SADS爆发高峰期、以及爆发后期,4个养猪场里都没有检测到PEDV和其他已知的猪腹泻病毒的存在,这些都支持了上述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