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十余篇论文被撤却仍获学术大奖,如何评价一个“毁誉参半”的科学

时间:2018-03-12 09:21 作者:未知
 

 

 



卡洛?克罗斯本文转载自“科研圈”。撰文 谢昳编辑 魏潇巨额奖金的获得者 今年 2 月,俄亥俄州立大学肿瘤生物学和遗传学系主任卡洛?克罗斯,与另两位科学家共同分享了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 丹?戴维基金会的总值100万美元的丹?戴维奖,以表彰他们在个性医疗领域中史无前例的开创性科学贡献。丹?戴维基金会创立于 2000 年,首届丹?戴维奖于 2002 年 5 月颁发。该奖项旨在奖励在科学、技术、文化或社会福利领域的杰出贡献,鼓励创新与跨学科的研究。
另外两位获此殊荣的科学家分别为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的遗传学和医学教授玛丽?克莱尔?金——乳腺癌基因 BRCA1 的发现者,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肿瘤学教授伯特?沃格尔斯坦——著名的癌症遗传学家,他发表的 500 多篇研究论文迄今已经被引用了近 30 万次。奖项委员会这样评价克洛斯:他“为提升人们对特定癌症的特定遗传基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这位成绩斐然的癌症遗传学家却有多次撤稿并被学术审查的经历。争议:撤稿事件的中心人物 近几年来,接二连三的学术不端指控让克罗斯避之不及,他的研究成果也一直被笼罩着学术审查的阴影。Retraction Watch Base 的数据库显示,从 2007 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提出了第一起撤稿以来,克罗斯参与的学术论文共有 7 篇遭遇期刊撤稿,约 15 篇论文由于篡改图片、抄袭文字等问题被遣回更正。近两年来,撤稿或遣回更正的就有 10 起。
连撤稿都不能阻止的奖项难道丹?戴维奖的颁奖委员会对于克罗斯学术真实性的争论一无所知吗?奥利?柴雪诺夫斯基,丹?戴维奖的科学顾问表示,参与评奖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地知道克罗斯博士的撤稿事件以及对他的指控”: “国际个性化医疗专门委员会由世界顶尖的、德高望重的科学家组成。委员会推荐将此奖颁发给克罗斯教授,是出于对他在个性化医疗领域无可厚非的杰出贡献的尊重。丹?戴维奖董事会也会接受了委员会的推荐。”克罗斯对于癌症遗传学的贡献之一是他对 c-myc 基因的研究。c-myc 基因能够编码一种多功能的蛋白转录因子,在细胞的增殖、凋亡以及分化过程中都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该基因的突变会导致自身的持续性表达,这被普遍认为与多种癌症的发生发展有重要关系。卡洛斯还发现在伯基特淋巴瘤中,c-myc 的基因座会发生位移——生理状态下人类 c-myc 基因位于 8 号染色体上,而在伯基特淋巴瘤细胞中则转移到了 2 号、14 号或 22 号染色体上。这篇发表在 PNAS 上的论文被引用了 1700 多次,为癌症领域研究 myc 基因奠定了基础。另外,克罗斯还证明了 mLL1 (Mixed-lineageleukemia 1) 基因与急性白血病具有医学相关性。mLL1 编码的组蛋白转甲基酶,对细胞的基因转录有正向的全局性调控作用,并能从表观遗传学角度上维持细胞的转录记忆,确保细胞正常分裂增殖。克罗斯教授的研究不仅于此,他还报道了 TCL1A (T-cell leukemia/lymphoma protein 1A)与 T 细胞白血病的相关性,并且成功克隆并命名了大名鼎鼎的滤泡性淋巴瘤相关基因 BCL2 (B-cell lymphoma 2),为研究滤泡性淋巴瘤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他还描述了癌症病理发展过程的早期症状,涵盖范围包括肺癌、鼻咽癌、头颈癌、食管癌、肠胃癌以及乳腺癌。他可以被称作癌症未知领域研究的领头羊,而且还在癌症干预、诊断、监控和治疗手段领域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创新热潮。在克罗斯的学术生涯中,他获得过近 60 项学术奖项和荣誉,例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颁发的杰出研究员奖,GM 癌症研究基金会的莫特奖,MD 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戈特利布奖以及美国血液学协会的亨利?M?斯特拉顿奖章。他拥有超过 950 篇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在人类癌症的基因和遗传机制研究中的贡献被广泛认可。不仅如此,丹?戴维奖也不是在撤稿风波后克罗斯获得的第一项重要奖项了。去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授予了克罗斯业界闻名的玛格丽特?夫泰癌症研究领导力和杰出成就奖,让他成为癌症研究中名副其实的领先者。值得注意的的是,推荐克罗斯教授作为候选人的委员会主席是他的一位长期合作伙伴,彼得?沃格,是斯克利普斯研究所拉荷亚校区的一位 PI。卡洛斯还曾与委员会的另外两名成员作为共同作者发表过多篇文章——韦伯斯特?K?卡芙尼以及南希?詹金斯。从丹?戴维奖为获奖者发布的简介来看,委员会成员与卡洛斯的合作关系可能更有助于他们撇开撤稿事件的影响,看到嘈杂声音背后克罗斯曾在癌症研究领域中作出的建树:“克罗斯是癌症生物学领域的领军人物,尤其在揭开多种淋巴瘤和白血病的分子机制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在白血病病理机制上的突破为他赢得了 2006 年度由美国癌症研究协会颁发的克劳斯纪念奖。他熟练掌握细胞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的原理和技术,揭示了重要癌症基因作为癌症发生发展以及抵抗治疗的驱动因子过程中的生物学意义。他有着如此成就,正是获得该奖项的不二人选。”面对这样一位曾经取得过辉煌成就、如今却在数年之内撤稿十余篇的资深科学家,丹?戴维基金会和评审委员会做出了他们的选择。在科学家的成就与污点共存时,究竟应该如何对他们做出正确评价,恐怕是个仍然需要思考与探讨的复杂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