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韩春雨基因编辑专利申请被视为撤回

时间:2017-01-12 10:00 作者:生物观察
 

 

 


本文转载自财新网与澎湃。备受关注的韩春雨基因编辑研究又有新进展,网传一份1月9日发布的“视为撤回通知书”显示,河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生命科学系副教授韩春雨与浙江大学基础医学院研究员沈啸作为发明人的专利申请“以Argonaute核酸酶为核心的基因编辑技术”被撤回。对此,沈啸回应财新记者称,“这是正常的过程”。
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及多国专利审查信息查询网站该通知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通知表示,因申请人未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规定的期限内答复,根据专利法规定,该申请被视为撤回。1月11日,财新记者向该专利代理人、杭州求是专利事务所有限公司郑海峰核实,他表示的确收到了此份通知书。他还表示,据他与专利发明人的交流,这一决定是作为申请人的浙江大学和河北科技大学,还有主要发明人韩春雨和沈啸共同做出的。对此,一直关注此事件的学术“打假”人士方舟子在网络评论称,是否是申请人觉得已经被揭露作假,所以“有专利也没用了”?“他们不答复原因是后续有一些专利的申请,会覆盖这个专利。”郑海峰说,由于后续的专利申请代理已由其他公司进行,他并不了解新专利的申请进展。“河北科技大学有他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的策略,”沈啸告诉财新记者,他也不清楚具体的撤回原因,但他认为应该是正常的过程。2016年5月2日,韩春雨和沈啸等人针对以Argonaute核酸酶为核心的基因编辑技术在《自然-生物技术》发表论文,并申请了发明专利,但是,因为该实验无法被大量国内外学者重复,引发争议。2016年11月29日,《自然-生物技术》就该篇论文发表“编辑部关注”,提醒读者人们对原论文结果的可重复性存有担忧,此外《自然-生物技术》还发布声明称,将在2017年1月底之前完成对韩春雨论文的调查。目前,该调查仍在进行中。--------以下摘自澎湃新闻-----------澎湃新闻联系上该专利的第一代理人——杭州求是专利事务所有限公司郑海峰,郑海峰表示是韩春雨和沈啸告诉他让专利自动撤回:“这是申请人的决策,他们是知道撤回这件事情的,他们愿意让这个专利自动期限到了撤回。他们没有选择去答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条的规定和“视为撤回通知书”的提示,韩春雨和沈啸可在两个月内提交恢复权利请求书,说明理由,并办理权利丧失前应当办理的相应手续。当事人因其他正当理由延误期限而请求恢复权利的,还应当缴纳恢复权利请求费1000元。如果在规定的两个月内不进行上述操作,该专利申请将失效。被问及是否会在两个月内进行恢复权利程序时,郑海峰表示“不太清楚”,但他表示:“沈老师和韩老师既然愿意让这个专利撤回,那他们肯定有一些别的策略在里面的”。一位专利代理人告诉澎湃新闻,“采用这种方式可以作为尽量拉长审查进程的一种策略,但申请人究竟何意目前尚无法确定,两个月之后或许可以看得更清楚”随着NgAgo实验可重复性争议不断升级,NgAgo技术的专利问题因涉及商业利益也被广泛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授予专利权的发明和实用新型,应当具备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实用性,是指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能够制造或者使用,并且能够产生积极效果。仍处于可重复性争议旋涡的NgAgo要想获得专利授权恐怕还要接受“实用性”的考验。资料显示,2015年12月21日,在距离向《自然-生物技术》投稿已经过去整整半年后,关于这篇论文的专利才开始申请。2016年5月11日,该专利进入实质审查阶段。2016年6月6日,就这项专利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文“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郑海峰解释,在第一次审查意见中,审查员会把就该项专利申请相关的问题、疑问或认为需要沟通的内容,通过审查意见通知书,告知申请人,涉及的问题各种各样。但郑海峰没有透露韩春雨和沈啸收到的第一次审查意见书具体内容。值得一提的是,澎湃新闻关注到,该专利的申请人/专利权人已经从浙江大学更改为浙江大学和河北科技大学。此前,作为通讯作者的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未在申请人/专利权人之列,仅第二作者沈啸所在机构浙江大学作为唯一申请人/专利权人,这引发不少猜测。2016年9月,当澎湃新闻询问沈啸,为何只有浙江大学一所学校作为申请人时,沈啸说“就是忘记了”,“专利人是要写两个,但是不知道申请单位也要写两个”,“这个是当时疏忽的。非常急非常急,因为时间不够,要马上把它办好”。在公开的这份专利文件中,澎湃新闻还发现,权利要求书中所列的9种核酸酶中,有两个核酸酶的基因序列号重复,实则只有8种核酸酶被列入,可见专利申请的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