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2016外资药企在中国做了什么?

时间:2017-01-12 07:01 作者:生物观察
 

 

 

刚刚过去的2016年对于外资药企来讲是不平静的一年。医药专利悬崖到来,医疗反腐之风越刮越猛,加之新药研发缓慢,以及公司业务的不断推进调整,不少外资药企在这一年选择了裁员、调低部分产品价格,并且纷纷开始寻求与中国药企合作。专利到期、政策缩紧、招标降价、药价谈判等内忧外患之下,外资药企需要在中国寻求新的发展模式和增长点。裁员大刀高举知名跨国药企强生、罗氏传出新的裁员计划。据了解,强生的非处方部门于2016年12月底进行一轮裁员,32个代表和4个地区经理面临失业;明年初将进行第二轮裁员,预计170多人的队伍将精简至90多人,近半人员将被裁撤。同时,罗氏的派罗欣药物部门也将进行裁员,据消息人士透露,已有员工被约谈,具体裁员详情暂时未知。如果翻开时间的帘幕,可以清晰地看到,裁员在过去一年中对于外资药企来说并不陌生。去年初,强生就已经宣布,将在未来两年内针对医疗器械部门裁员约3000人,数量占据该部门全球员工总数的4%-6%;另一外资药企诺华关闭了位于中国上海和瑞士的施利伦生物制剂部门,其中,中国上海生物制剂部门的裁撤涉及18个职位,瑞士施利伦生物制剂部门的关闭涉及73个职位;热带疾病研究中心从新加坡迁至美国加州涉及84个职位将被裁撤。对此诺华表示,做出该决定是出于缩减开支和加强研发协同效益。共举裁员大刀的还有百时美施贵宝、赛诺菲等。“外资药企采取裁员措施的主要目的是缩减成本、拉动业绩。在中国政府严控药价、取消药品加成等政策的影响下,外资药企在华的发展路径依然存在较大压力,药品价格下跌和市场缩水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裁员缩减非核心部门的成本,集中力量发展生命周期较长、研发难度较高的专利药,已经成为外资药企转型的一致方向。”医药专家岳锋的解读基本代表了业内人士对于外资药企在华裁员的评价。裁员浪潮过后,外资药企也得以将有效的资源集中于核心部门。低价换市在进行业务瘦身的同时,降低部分药品的价格来抗击国产仿制药带来的激烈市场竞争,也成为了外资药企共谋的目标。2016年5月,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披露,五个涉及癌症治疗及重大疾病治疗的药品作为谈判试点,其中四个都是由外资药企生产的价格高昂的专利药、进口药。通过谈判,药价降幅达50%以上。以葛兰素史克生产的替诺福韦酯为例,谈判后,患者的月均药品费用将由约1500元降至约490元。降价背后,这种在华战略一方面符合葛兰素史克的既定战略,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在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大势下,“以价换量”已经成为多家外资药企在华的战略重点。诺华、礼来、阿斯利康均是降价战略的忠实拥护者。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显示,2012-2016年,全球有多达631个专利药到期。全球最畅销的前20个处方药中有18个将要专利到期,这18个处方药每年全球销售额为1420亿美元。医药业内普遍认为,外资专利药的“悬崖”已经到来。同时,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落地,正在驱使国内药企生产在质量和疗效上与原研药一致的仿制药,从临床上替代原研药,节约医疗费用。这一势头也带给了外资药企更大的增长压力。业内认为,未来,受制于销售增速放缓,或将有更多外资药企的专利药进入价格谈判机制当中。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表示,在将来医药市场上,专利过期的外资药将和仿制药在同一平台上直接竞争,已经是大势所趋。如今外资药企参与谈判,目的是以降价换取进入医保目录的机会。在近年来外资药企增速下滑的大背景下,进入医保目录对于药品销量的提升有很大的拉动作用。合谋求生除聚焦核心业务并对药品价格进行调整以外,与本土药企进行多方位的合作也成为了外资制药企业把握中国市场的选择。近日,辉瑞官方微信宣布,将探索创新产品引进中国的新思路:作为尝试,辉瑞将从研发产品线中选择一些适合中国患者疾病谱而且有着较高治疗需求的早期研发项目,通过知识产权和市场授权等形式,将项目及其所附带的专有技术等资源,授权给在相关领域具有研发实力及创新潜力的本土企业,进一步开展本地化开发。除了这种合作开发的创新模式外,过去一年中,外资药企与本土药企一般存在两种合作模式。一种是直接进行资产转让。举例而言,2016年5月,本土药企泰凌医药发布公告宣布,已与诺华制药达成协议,向后者收购骨科品牌密盖息相关知识产权、许可证及其他资产,总共交易金额为1.45亿美元。同时,也有外资药企开始将中国销售权出售给本土企业,以求控制成本,还能避免招投标等政策性问题对经营产生的重大影响。2016年3月,阿斯利康将旗下拳头产品降压药“波依定”及心血管治疗药“依姆多”的独家销售权,分别以3.1亿美元及1.9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中国公司康哲药业及其控股公司西藏药业。但从另一角度来说,两种方式都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与本土药企的双赢局面。岳锋认为,未来两年,这种双赢的模式还将持续,外资药企尝试通过各种创新合作模式推进本土化将成为在华的核心战略之一。

 

 

上一篇:人民日报:两票制 能否制住虚高药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