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2016年最悲情的制药巨头,没有之一

时间:2017-01-10 07:43 作者:生物观察
 

 

 


本文转自医药魔方数据微信,发布已获医药魔方授权,如需转载,请与医药魔方联系。
如果要评选出2016年最适合演悲情戏的制药巨头,在阿尔茨海默病上接连受挫的礼来根本叫不上号,饱受投资人指责的Gilead也得靠边站,这个戏份必须得让赛诺菲来演。由于悲情戏太多,建议S司自己家的同学看之前先准备几片厄贝沙坦,防止血压失控……Lantus的专利保护到期就像挥之不去的阴云笼罩在S司的上方。赛诺菲先是不切实际地把希望寄托在Mannkind的吸入胰岛素Afrezza上。在Afrezza获批2个月后的2014年8月,赛诺菲就兴致颇高地与Mannkind签订了销售推广合作协议。结局大家都知道了,赛诺菲赔得很惨,1.5亿美元的预付款连个零头都没赚回来,然后就跟Mannkind草草分手了,双方的合作协议在2016年7月4日正式废止。眼看Afrezza不行,Lantus升级后的U300也不怎么行,赛诺菲在2015年11月果断拥抱韩流,与超高人气的韩美医药签订了42亿美元的合作大单,共同开发包括长效GLP-1受体激动剂efpeglenatide,长效胰岛素以及二者的固定剂量复方等糖尿病药物,为此掏出4亿欧元的首付。没成想,勃林格忽然退还了韩美的T790M肺癌新药,强生停止了与韩美合作的糖尿病药物的临床试验,落水的凤凰不如鸡,赛诺菲也开始质疑当初的决定,在2016年12月底退还了efpeglenatide+胰岛素组合的开发权利,从韩美回收了1.9亿欧元的预付款……S司在糖尿病领域深耕多年,总觉得还是把宝押在“GLP-1+胰岛素”的组合iGlarLixi上面最靠谱。不过诺和诺德的同类产品也在路上,这可怎么办呢?S司灵光一现,忽然想到手里还有一张优先审评券,于是大腿一拍,在2015年12月23日提交iGlarLixi上市申请资料时用上了这张2.45亿美元买来的神券,希望能领先诺和诺德IDegLira获批上市。但是FDA最烦插队什么的了,就像玩猫和老鼠一样和S司N司搞了半天,结果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当然,让赛诺菲糟心的事情远不止这些,以至于类似礼来Basaglar2016年12月15日在美国正式开卖这种小事根本不值一提……2016年5月,着急补充管线的赛诺菲终于选中绝佳目标,对Medivation抛出了93亿美元的公开报价,但被对方一口拒绝。S司新上任的法国籍CEO非常浪漫,在自家官网上给Medivation写了封亲笔署名信,希望对方董事会能认清形势。不过Medivation的CEO也很能写,也在自家网站上连发两封《告全体股东书》……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了,不差钱的辉瑞花140亿美元摘了桃儿,没给S司留一点儿机会。据说强生跟Actellion谈崩以后,急红眼的赛诺菲马上开始跟进,但是据说强生和Actellion又重新进入排他性谈判了。估计等到赛诺菲上场的时候,黄花菜又凉了。眼看进入2017年了,S司头上的那片阴云还是没散去。2017年1月6日,美国一个联邦法官维持3月份的判决结果,再次认定Sanofi/Regeneron的热门PCSK9单抗药物Praluent (alirocumab)侵犯了竞争对手安进Repatha(evolocumab)的权利,不仅拒绝重审双方的专利纠纷案,而且做出了禁止Praluent在美国市场销售的决定,不过赛诺菲/再生元可以在30天内提出上诉,也有机会申请紧急保留。PCSK9是业内寄望颇高的一个靶点,这俩产品的销售峰值都被预期可超过30亿美元,但是14000万美元/年的高定价没有被付费者接受,在上市2年后,这俩药今年前9个月的销售额也分别不过0.68亿欧元和0.83亿美元。本来S司还在热情期待足以说服付费者的心血管获益临床证据,如今却被整了个退市危机?股票也是跌得稀里哗啦的……更何况,为了在美国市场领先Amgen,赛诺菲当初在申请Praluent上市时也是用6750万美元买来的优先审评券插了队,你说S司心里苦不苦?赌10块钱的,即便你再看一遍“制药巨头的2016年终总结”也找不到会比赛诺菲更惨的了……进入2017年了,希望S司的背运能快快走完,赶紧找回以前开心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