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2017医药研发管线前瞻(一)

时间:2016-12-01 07:43 作者:生物观察
 

 

 


如今的医药行业正充满自信地跨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各种复杂而高端的疗法似乎离最终的上市批准已经触手可及。细胞再生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和癌症免疫组合疗法等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很多其他的领域也正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迈进,有望给医疗带来革命性的影响。在全球主要的生物技术与医药产业中心,人们已经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爆炸性的科研突破、风云人物和巨额投资,也看到了研发管线内的大量在研新药。近日,《Pharmaceutical Executive》发表了专文,对这些潜力股在2017年进行了前瞻。我们也将用三篇文章来盘点总结当下几个领域内的主要研发管线。继续前进的CAR-T疗法Kite Pharma公司如今正为其开发的CAR-T疗法KTE-C19进行四项关键性临床试验。在ZUMA-1试验中,KTE-C19作为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的疗法已进入2期临床阶段。今年九月公布的中期分析结果显示,KTE-C19达到了客观反应率的主要临床终点,约为76%,同时完全缓解率也达到了47%。如果FDA认为这些结果已足够证明其有效性,同时KTE-C19的上市申请能于今年末提交,那么最早可能在明年,我们就能看到第一个获批上市的CAR-T疗法。
不过,美国FDA仍然可能希望看到更多的后续试验数据。上述的中期分析结合涵盖了51名患者的数据,而患者招募并未停止,整个试验的目标是对124名患者进行测试,计划于明年三月最终完成。研发者和投资者们希望,这一适应症的强侵袭性和治疗需求的紧迫性能够帮助说服FDA接受这一较为初步的试验结果。ZUMA系列试验的适应症包括了一系列B细胞肿瘤的亚型。其中,ZUMA-1在今后还会有以滤泡性淋巴瘤和原发性纵隔B细胞淋巴瘤为适应症的KTE-C19试验数据陆续出炉;同样在2期临床的ZUMA-2正在继续招募复发性或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患者;ZUMA-3和ZUMA-4则是正在招募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成人和儿童患者。与此同时,Juno Therapeutics也是在CAR-T疗法领域并行的领军企业。尽管其JCAR015试验疗法在近期遭遇挫折,不过公司表示,同样以CD19为靶点的JCAR017将继续其临床试验。在1期临床试验中,JCAR017在治疗复发性或难治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儿童患者上达到了91%的完全缓解率。一些市场分析人士表示,对JCAR017的前景更加看好。
事实上,Kite和Juno都有着长长的产品链,覆盖了几乎所有类型的血液恶性肿瘤。不仅如此,CAR-T及相关创新疗法未来还可能进入实体瘤治疗领域。Kite的T细胞受体嵌合型T细胞疗法MAGE A3/A6目前正处于临床2期阶段,适应症就是实体瘤。Juno的TCR-T疗法JTCR016的适应症包括WT1阳性非小细胞肺癌和间皮瘤,也已进入1/2期临床阶段。试图将细胞免疫疗法用于实体瘤治疗的公司不只Kite和Juno两家。总部位于休斯顿的Bellicum Pharmaceuticals公司目前正在开发独特的GoCAR-T疗法,其代表产品BPX-601将于今年末启动针对胰腺癌的1期临床试验。GoCAR-T有着较好的可控性,其中被改造的治疗性T细胞只有在特定肿瘤抗原和小分子rimiducid同时存在时才会被激活,而rimiducid则是由人为施用于患者的,从而成为了治疗性T细胞免疫活性的一套“开关”。
▲GoCAR-T与常见CAR-T比较诺华也加入到了CAR-T疗法的研发队伍中来,其用于治疗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CTL019疗法已进入临床2期阶段,后者的上市申请有望于明年被提交至欧美的监管机构。此外,诺华还表示将扩大其细胞疗法的生产研发设施。上述在研疗法均需要对源自患者的T细胞进行改造。相比之下,Cellectis正在开发的通用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则是与众不同,能够以被改造过的异体细胞用于治疗,无需对患者本人取样。如能成功,这类疗法将成为真正的“现货”产品,可有效地解决规模化和标准化的问题。目前,以CD19为靶标的UCART19疗法已在1期临床阶段,有望用于治疗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儿童患者,而辉瑞和施维雅 作为合作方也加入到了这一创新疗法技术的开发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