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省级民族自治区是哪个?蒙古王乌兰夫个人资料

时间:2017-01-12 21:50 作者:网络
 

本站与支付宝合作,在支付宝APP顶部搜索 1270280
可以领取大额支付宝现金红包,可用于消费,最大99元。

 

 

乌兰夫(1906年12月23日~1988年12月8日),曾用名云泽、云时雨,化名陈云章。内蒙古土默特左旗塔布村人,蒙古族。192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上将军衔。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等职。 乌兰夫同志是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优秀的领导人、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卓越的民族工作领导人。乌兰夫把毕生精力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为民族团结复兴和祖国统一繁荣建立了卓越的功勋,深受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尊敬和爱戴。 乌兰夫被称为蒙古王。80年前,他策动了蒙古百灵庙暴动,打响了草原抗日第一枪;69年前,他领导建立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省级民族自治政权内蒙古自治政府,并当选政府主席;他一生中最后的一项重要工作是主持起草了我国第一部关于民族工作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 乌兰夫这个名字的蒙文原意是红色之子,他原名云泽。乌兰夫最终官至副国级,担任国家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在他之后,云氏家族多人活跃在政坛,其中,乌兰夫的儿子布赫曾担任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并最终官至副国级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布赫之女布小林目前担任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也就是说,祖孙三代主政内蒙古。 父母在乞讨中离世 乌兰夫1906年12月23日出生在一个蒙古族农民家庭,乌兰夫的女儿后来回忆时说:祖父母虽有一定文化,但祖上并无达官显宦。 但乌兰夫的革命生涯给自己的家庭带来的几乎是灭顶之灾。家里的房屋先后被日本侵略者、国民党3次焚烧,据目击者后来回忆,日本人放的大火几天几夜没有熄灭,家里所有的家具、书籍都付之一炬。乌兰夫的父母只能背井离乡,乞讨为生,在颠沛流离中先后离世。
免责申明: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内容观点也多为网友揣测,可信不可信自己奠定,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兰夫的女儿说:难能可贵的是,我的祖父母,两位旧式老人以极宽广的胸怀理解了父亲带给他们的一切,他们唯一的遗憾是再见不上儿子。据女儿回忆,祖父母临终时对人说:不知我们是有福是无福无福,有这样一个儿子;有福,却再不能见他一面。 乌兰夫唯一的弟弟云浦也曾担任大青山抗日游击队蒙古支队队长,他作战勇猛,在蒙古草原曾被传颂一时,后来他在战争中牺牲,年仅35岁。 打响蒙古族武装抗日第一枪 乌兰夫17岁时考入北京蒙藏学校,在那里他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5年9月,19岁的乌兰夫正式加入共产党。入党后一个月,他受中共北方区委委派,前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9年他在白色恐怖中回国,在内蒙古土默川开展革命活动。 1936年2月,乌兰夫策动了著名的百灵庙暴动。当时,蒙古族上层实力派人物德穆楚克栋鲁普(也称德王)有心投靠日本侵略者,与日本人合作。乌兰夫通过云继先、朱实夫等人,秘密发动蒙政会蒙旗保安队进行暴动,宣布脱离德王的蒙政会,创建蒙古族抗日武装绥境蒙旗保安总队,被毛泽东称为是打响了蒙古民族武装抗日第一枪。 乌兰夫回忆,在百灵庙暴动之前,他告诉云继先、朱实夫:只要德王公开投日,我们就在抗日的旗帜下暴动,率领蒙旗保安队占领百灵庙,通电全国。当时,乌兰夫与德王见了面。经朱实夫介绍,我和德王见了面。德王只知道我是教员,不了解我的政治面貌。在简短的交谈中,我察觉德王投日之意已决,势难回头了,就只说了些日本帝国主义绝不可靠之类的话,没有多谈。
免责申明: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内容观点也多为网友揣测,可信不可信自己奠定,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一个人解决了一个共和国 1945年9月,抗战胜利后,曾经在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担任过高等法院院长的补英达赖等人,在内蒙古成立了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领导人都是伪满和封建上层。 中央决定派乌兰夫去解决这个问题。当时聂荣臻等领导人建议乌兰夫带部队去谈判,乌兰夫没有采纳。为显示诚意,他仅带了少量随从人员前往谈判地点温都尔庙。据记载,乌兰夫对补英达赖说:内蒙古是中国领土,应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统一的国家,将来可以搞民族区域自治。 谈判进行了七天七夜,谈判结果是临时政府需要改选。乌兰夫认为,临时政府可以先改选、再取消。因为乌兰夫本身在蒙古族民众中有很高声望,再加上谈判期间,乌兰夫团队做了大量思想工作,乌兰夫最终高票当选临时政府主席,将这一政府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后来,周恩来曾经在一次会议上特别谈到了这件事,称赞乌兰夫一个人解决了一个共和国,是真正的单刀赴会。 1946年初,内蒙古东部又成立了一个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在乌兰夫组织下,通过承德谈判,再次解决了内蒙古东、西部自治区运动统一领导的问题,随后,东蒙古自治政府撤销,内蒙古东、西部长期分割的历史到此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