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亿度网(nikest.com),天道酬勤,努力奋斗!
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荔波县档案局原局长姚炳烈个人资料简历出事被查原因老婆背景后台

时间:2017-01-12 17:45 作者:网络
 

 

 

12月1日,贵州都市报记者从黔南州纪委监察局网站获悉,近日,荔波县档案局原局长姚炳烈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姚炳烈简历:男,1963年5月生,水族,大学文化,1985年11月参加工作,198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11月至1986年11月,荔波县玉屏区工作员;1986年11月至1988年5月,共青团荔波县委员会工作员;1988年5月至1991年9月,共青团荔波县委员会秘书;1991年9月至1996年2月,荔波县水尧水族乡党委副书记;1996年2月至2000年6月,荔波县水尧水族乡乡长;2000年6月至2010年12月,荔波县档案局局长;2010年12月至2012年3月,荔波县档案史志局副局长(保留正科级);2012年3月至2016年7月荔波县档案局局长、党组书记;2016年7月至今,荔波县档案局正科级干部。 脚踏实地,做档案文献遗产的忠诚卫士 访贵州省荔波县档案局馆长姚炳烈 身着一件水族藏蓝色龙纹刺绣上衣,来自贵州省荔波县档案局馆的姚炳烈面带笑容,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近日,记者有幸采访到了刚刚荣获全国档案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的荔波县档案局馆长姚炳烈。 我的家乡就在荔波县水尧水族乡,我是个地道的水族人。看到记者对他身上这件衣服略带好奇地不断打量,姚炳烈打开了话匣子。这是我们水族的特色服装,重大节日和重要场合我都会穿上。
2000年,姚炳烈从乡里调入档案局工作。起初,姚炳烈并不熟悉档案工作,觉得档案部门就是个清水衙门,干不出什么事业来。当时有一位老档案人告诉我,做事情要把心态放平,档案部门大有可为。正是这些话感染了姚炳烈,在调整好心态后,他立即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在一次整理馆藏档案的过程中,姚炳烈从一些准备当废品卖掉的资料中发现了几件神秘档案。第一次发现的《水书》共有5册,都是20世纪60年代的,我当时立刻意识到这些档案都非常珍贵,必须保护起来。姚炳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据姚炳烈介绍,水族不仅有自己的语言,还有自己的文字,由水文字写成的书被称作《水书》,其记载的内容主要是水族的宗教、历法、生产生活等,有人称它为水族的《易经》。从档案工作角度来说,《水书》就是水族文字档案,对研究水族历史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2002年3月,国家档案局、中央档案馆将《水书》列入首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姚炳烈介绍说,许多《水书》档案的内容还没有完全破译,要揭开它的神秘面纱,需要搜集散存于民间的《水书》档案文献原件,将它们保管好,并请专家学者来对其进行研究。同年,姚炳烈带领县档案局馆的同志们开始了对《水书》的征集。 据姚炳烈介绍,《水书》作为水族文化秘籍,多为水书先生所收藏。受封建思想的影响,许多人把《水书》看成是封建迷信的东西,是文化糟粕,《水书》收藏者因为害怕被扣上招神弄鬼的帽子,手上有《水书》但不愿示人,更不愿捐献出来。这些客观原因给我们调查、征集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姚炳烈说,水族的村落比较分散,10年来,为征集《水书》,他几乎走遍了全县所有的水族村寨,到过每一位水书先生家里。姚炳烈回忆道,有一次他和几位同志步行30多华里走进山区,来到一位水书先生家中开展征集工作。那些水书先生对我们征集《水书》不理解,有戒心,要说服他们捐赠,哪怕让我们看一眼都是十分困难的。为了能与顽固的水书先生打成一片,姚炳烈一边耐心向他们解释《水书》对研究民族历史文化的重要性,一边在水书先生家中帮忙干农活。一天说不通就说两天,屋里不让进就等在门外。那次征集太难忘了,我们在那里待了两天两夜,晚上要饿着肚子并且只能凑合睡在水书先生家院落里的竹菱上,一夜下来身上被蚊子叮咬的全是包。
在10多年的征集过程中,许多次费尽周折开展的征集工作最后往往扑空,但姚炳烈用诚意感动了一位又一位水书先生。茂兰镇水庆村的水书先生蒙建周,一次捐出13代人保存下来的《水书》原件42册;佳荣镇拉易村的潘老平一次捐出11代人保存下来的《水书》原件7册。在这些人的宣传、带动下,一些视《水书》为家藏珍宝的人也纷纷把宝贝捐了出来。据姚炳烈介绍,目前荔波县档案馆已有《水书》档案文献原件9238册。2008年,县档案馆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成为全国唯一获此殊荣的县级国家综合档案馆。 因为长期在乡村里奔忙,姚炳烈对家庭的关爱少了,老婆有些埋怨,上初二的儿子也经常见不到父亲。作为丈夫和父亲,我都没有尽到责任,但我是个档案人,我要证明档案部门是能干出成绩的地方。2007年,为了申报国家重点古籍保护单位和《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工作,姚炳烈和局馆的同志们连续工作79天,每天都加班到深夜。在离报送申报材料期限还有2天的时候,正赶上贵州遭受破坏性最大的一次凝冻灾害,荔波至贵阳的交通多处被冰冻中断。姚炳烈亲自驾车,带着3位局馆同志,冒着凝冻赶去贵阳。那天一路上到处都结了厚厚的冰,稍不留心,就会车毁人亡。姚炳烈给记者讲述的时候还显得有些后怕。姚炳烈一行到都匀休整时已是晚上10点多,当时全城停电,姚炳烈和几位同志在没有水、没有取暖设施的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又战战兢兢地继续赶路。当我把申报材料和3位同志的生命绑在我身上,一步一步往前赶路,那种情景今天回想起来,手脚都还会发抖。不过生死关都过来了,家庭和个人的牺牲对我来说都已不算什么了。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姚炳烈谈到了他今后的打算。他表示:作为水族的子孙,同时又是一名档案工作者,保护自己祖先遗留下来的文化财富责无旁贷,如果眼看着这些档案文献慢慢消失,那就是一种罪过。今后,我将和县档案局馆的同志们一起,在原有基础上继续加强对《水书》原件的翻译和扫描工作,摄录更多的水书先生诵读影像,为进一步研究水族历史提供重要依据。姚炳烈语重心长地说,作为兰台人,我会脚踏实地,做一名保护档案文献遗产的忠诚卫士。